资中| 上高| 长岭| 张家港| 长子| 思茅| 麦积| 宜宾市| 涞源| 吐鲁番| 淮南| 连平| 交城| 定西| 伊通| 武汉| 万盛| 庆元| 连南| 砀山| 万山| 邯郸| 永州| 郎溪| 新宾| 博爱| 徽州| 茂县| 宁都| 梧州| 德清| 德庆| 上犹| 陆良| 庐江| 鄂托克前旗| 马山| 彭山| 宁国| 平昌| 建昌| 安溪| 日照| 大英| 邵阳县| 陆河| 同心| 苍山| 桦川| 梅州| 普洱| 上饶市| 昌宁| 怀宁| 东阿| 钟山| 潮州| 抚远| 昌都| 宜春| 康平| 张湾镇| 咸丰| 留坝| 洪雅| 南漳| 湘潭县| 平舆| 大荔| 喀什| 天峨| 北川| 富拉尔基| 清水河| 宾川| 舟曲| 新平| 屯留| 滕州| 庆安| 米易| 长葛| 万宁| 丰县| 下陆| 林口| 余干| 鸡西| 汝南| 伊川| 丰镇| 攀枝花| 浑源| 龙湾| 牟定| 清水| 浏阳| 理塘| 集安| 浪卡子| 明溪| 江城| 自贡| 祁县| 江陵| 弋阳| 华县| 台湾| 姜堰| 沁水| 酉阳| 积石山| 永州| 金溪| 盘县| 曲周| 沂源| 新城子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大同区| 青龙| 浏阳| 冠县| 班玛| 松江| 开原| 张家港| 田阳| 黄岛| 石门| 安远| 玛多| 双峰| 沽源| 剑阁| 蒙自| 南安| 孟津| 彭阳| 宽甸| 迁安| 凯里| 汉阴| 甘泉| 阿坝| 嘉义市| 阿拉善左旗| 敦化| 嵩明| 乐昌| 灌阳| 台北市| 潞西| 武川| 玉山| 稻城| 桂平| 集安| 岚县| 揭东| 福鼎| 剑川| 广德| 惠州| 竹山| 曲阳| 木垒| 建水| 云浮| 前郭尔罗斯| 山亭| 定襄| 禄丰| 伊宁县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南涧| 盐边| 涿州| 和龙| 景洪| 揭东| 九台| 眉县| 马祖| 花溪| 长垣| 黄岛| 昌图| 修文| 伊春| 临西| 泽库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巨野| 苏尼特右旗| 文昌| 凤庆| 石门| 盐田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龙湾| 西青| 普兰| 乐平| 隆安| 娄烦| 济南| 保靖| 瑞安| 泸县| 多伦| 泰安| 辽阳县| 杭州| 泗水| 合作| 南山| 余庆| 津市| 天全| 遵义县| 八一镇| 上思| 望城| 铜鼓| 盐源| 拜泉| 岑溪| 星子| 沙湾| 利辛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石嘴山| 聂拉木| 洪江| 太湖| 巩义| 亚东| 巩义| 娄烦| 上蔡| 咸阳| 枣阳| 郑州| 东川| 汉南| 洪江| 江陵| 长沙| 酉阳| 泰州| 华阴| 庄浪| 泊头| 天门| 津市| 八一镇| 台南县| 鸡泽| 通江| 玛曲| 西宁| 曹县| 涞源| 澳门永利官网
首页|网络电视台|走进宣城|民主考评|宣城房产|南宣论坛|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
作家梁晓声:比起故事,我更想把历史感写出来
来源:大河报 作者: 发表时间:11-26 15:36

《人世间》 作者:梁晓声 出版社:中国青年出版社

从20世纪80年代初至今,梁晓声一直是当代中国文学的核心作家之一,也是知青文学最具代表性的作家,他一直秉持的理想主义精神和情怀,使他的作品有极高的辨识度,从而在文学界和读者那里有深远且广泛的影响。三卷本小说《人世间》是年近古稀的梁晓声最新完成的作品,也是他自认为“文学生涯所有长篇作品中写得最累的一部”,你很难想象,这部近120万字的作品是他一个字一格一格地用稿纸手写出来的,“写到最后,我只能用铅笔在A4纸上写了,写得手已经不听使唤了”。究竟是怎样的一部作品,让梁晓声耗费如此心力去完成?11月9日,梁晓声接受了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的专访。

大河报记者:这是您第几次来河南?

梁晓声:这是第三次来河南,大河报有我的朋友。对于河南,我印象深的是几个郑州年轻人,上世纪90年代找到我,说要把《疲惫的人》改编成电影,我很是惊讶,没想到后来真的拍出来了。虽然圆了梦,但好像钱搭进去了,人生似乎得从零开始。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。

大河报记者:您有很多称号,比如“文坛上的平民代言人”“中国文坛的常青树”等,您如何看待这些?

梁晓声:“平民代言人”吗?听表扬的话不要太认真啊。不过我认为“常青树”这个头衔我可以担,我也不是想要通过写作来占领什么中心位置,我只是喜欢写,至今应该已经写了2000多万字。我是一个没有爱好的人,不爱吃不爱穿不爱旅游,滴酒不沾,就是读书、写作。我觉得可以安安静静写作就很好,身体也会变好。按照自己的状态去写,做一个谦谦君子就好。

大河报记者:《人世间》被称为“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”,如此宏大的作品,您在创作中是有意去思考使用什么创作技巧?

梁晓声:我在读书和写作方面,都没有花很大精力来探索文学本身技巧和写作方式。比起那些东西,我更愿意把历史感的东西写出来。雨果《悲惨世界》、托尔斯泰《战争与和平》以及电影《美国往事》《教父》等都是有历史感的作品,我比较偏爱这一类。

大家都知道我写知青文学,那只是一个载体,如果它载不动我想表达的东西,那就换一个角度。写时代感的作品虽然很难,但是要尽力,做到拾遗补缺,达成文学生态平衡的愿望。

大河报记者:您为何如此重视“历史感”这个因素呢?

梁晓声:这要和我看书习惯连在一起。中国文学现在处于这样一种状态,大众对故事性要求强烈,创作者认准这个好卖,写作者就只给你故事。但是我们读书是想要知道故事之外的东西。读者看我的作品,看知青文学,只有不懂书的人才会仅仅看爱情,会看书的人会通过爱情了解那个时代。

大河报记者:您最初的知青文学是写青春,80后作家出道也是写的青春,您觉得这两代作家笔下的青春有哪些不同?

梁晓声:我个人觉得,青春文学无论对于作家本人还是对于某一时代的文学,一定不是有分量的文学,但是书写青春的文学一定是青年走向文学道路的必然。每个人都是从写青春开始,写理想的破灭、迷惘、坎坷,但是后来时代不一样了,没有可比性。青春书写有了特殊的时代特征,知青文学也有那个时代的特征。我认为写从前的时代,但是却把从前时代的特征滤干的作品没有意义。

大河报记者:您还做一些关注社会现实的研究,著有《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》等,您最关注社会现实里的哪些问题?

梁晓声:很欣慰,我写了一系列小说的同时,还写了很多关注社会现实的杂文,关注民生的时评,我是作家中写散文、杂文、时评比较多的,也是写散文、杂文中写小说比较多的,所以两面都搞不好,有时候抽时间还会搞搞电影。

我感觉到我们社会中存在很多标准混乱和不统一,缺乏共识。衡量一个人,民间语境中会说他是一个好人,而在另一个平台,会说他是一个成功者,还有其他各种评价方式。我认为不管哪个阶层,哪个平台,首先都是一个人,人人都要做一个好人。我更看重民间对于好人的标准。大家身边总愿意有几个朋友是好人。那好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我想把民间原则、不同于意识形态的看人标准、原则总结出来,去弘扬,希望未来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。

全书115万字,历经数年创作完成。作品以北方省会城市一位周姓平民子弟的生活轨迹为线索,从20世纪70年代写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,多角度、多方位、多层次地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,堪称一部“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”。

当代许多作家都农村出身,写农村生活信手拈来,好作品也数不胜数,比如《平凡的世界》,而全面描写城市底层青年生活的长篇小说相对较少。著名作家梁晓声生活在城市,更了解城市底层百姓生活,因而有一个夙愿:写一部有年代感的全面反映城市平民子弟生活的长篇小说。

他一直感到准备不足,到了六十七八岁,觉得可以动笔也必须动笔了。创作《人世间》就是想将近五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发展变迁直观地告诉人们。只有从那个年代梳理过来,才能理解中国社会的发展。

《人世间》不是以人物情节大开大阖、跌宕起伏取胜,它像一条小溪,缓慢地沁入我们的心田,让读者看到从1972年到2017年近半个世纪间中国社会究竟发生了什么,感受普通人生活和命运的巨变。把百姓生活放进近50年的时间长河里去浸润、磨洗,这确实需要胆识和勇气。而百姓生活作为现实生活的基础和根本,也最能印证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化。

作品在人世间的大视野下展开,紧紧扣住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这一基本线索,多角度、多方位、多层次地展现了社会现实的丰富和生动。可以这样说,《人世间》这部作品,是梁晓声对自己的生活积累、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的一次全方位的调动。

众所周知,梁晓声是因表现知青生活而知名的。《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》《今夜有暴风雪》《雪城》《年轮》等都是作为“知青文学”的代表作。《人世间》则提供了一个新的写作视野,梁晓声对现实生活的表现,不再指向某个单一的社会阶层和某一特定的人群,而是面向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,重在展现人世间的社会生活情形。

梁晓声曾说,文学艺术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丰富,更是让人们的心灵向善与美进化。《人世间》带给读者的也是如此。

【责任编辑:徐健】

用户评论

已有0人评论
   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
   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